权威声音

侯立安院士 第二炮兵研究院研究中心《非传统安全及战争与特种水污染控制》

点评:
  人口日益膨胀,今天上午几位院士提到我们的地球不堪重负,本身的生态已经是很脆弱了,已经是威胁人类的生存,那么非传统安全和战争更给已经脆弱的生态安全雪上加霜,那么,侯院士给我们回顾了战争对环境的影响,分析了水体可能遭受的各种生化污染,开展了水污染控制的研究,提出了研究的展望,特别是“四点启示”和“三点建议”,提纲挈领的提出了“四点启示”和“三点建议”启发的意义。

提问:
  上海建工有海外部,特别是最近巴基斯坦和非洲都有工程,战争中部队的用水已经是很节约化,很精简的一种装置,机动化灵活,任何的水源都能保证战时的安全,那我们的作战部队包括我们的技术水平是否达到这方面的要求?

回答:
  我们目前军队已经开展了这方面的研究,简单介绍一下,用母法来处理战争或恐怖活动发生的废水处理方法,国外在80年代已经有了,但是涉及到化学工艺或核生化的处理方法还没有看到。但是,目前国内跟国外的差距在就是刚才介绍的就是水受到污染,受到哪种有害物质的污染不知道,在检测水平上我们与国外相比,在核生化水的监测方面,特别是衡量水的监测方面我们跟国外还有一定的或是较大的差距。